驕陽下,記者跟隨消防中隊長程本,向著火場奔去——

看,烈火英雄的最美逆行

發布時間:2019-07-30 11:55:00 來源: 浙江日報 記者 王晨輝 通訊員 邵琦

  溫度計的指針飚升到65℃。杭州消防救援支隊特勤大隊一中隊隊長程本,身著40公斤的作戰服,和隊員們拿著泡沫槍,持續地往火場中噴射泡沫。豆大的汗珠滴灑在地上,火場內的火勢不斷減小,直至熄滅。

  這一幕,發生在7月22日中午。持續的高溫加大了火災和各類突發事件的隱患,也增加了消防指戰員們的工作量。冒著酷暑和高溫,烈火英雄們用青春和汗水,守護著居民的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

  那日,在程本的邀請下,我們來到他所在的中隊,跟著他體驗了消防隊員的一天。這一天,我們感受到消防指戰員聽到警鈴聲響、放下筷子就出發的緊迫,體會到穿上厚重戰斗服的悶熱,也親歷了繩索攀爬的艱辛。程本說,他們每天都是這么過的,雖然辛苦,但也很有成就感。

  戰火海65℃熱浪里的堅持

  “余杭區南苑街道錢塘社區五組著火并伴有爆炸聲,需要支援!”7月22日中午11時35分,中午飯吃了不到一半,廣播里就響起了警報聲。

  丟下碗筷,程本便和6個隊員一起沖向車庫,穿上戰斗服,登上了消防車。整個過程用了不到1分鐘。

  我們掂了一下消防隊員的戰斗服,沉甸甸的。程本說,足有40公斤,冬天穿著都會出汗,高溫天更像是鉆進了蒸籠。

  “飯吃到一半就出警的情況在我們看來是很正常的。有時候我們洗澡洗了一半,身上還都是肥皂泡沫,就得趕往救援現場了。”程本對我們說得很平靜,但轉頭面對同行的消防員時,卻還是一再關照他們要注意安全。

  程本于1997年12月加入消防隊伍,至今已參加過7500余次各類滅火救援任務,曾獲得“浙江省模范人民警察”“全國抗震救災模范”等多項殊榮,也經歷了不少生離死別。

  “其實我們每一次出警,都會有很多不可預知的危險,每次看到消防員犧牲的消息,都會感到非常傷心。”程本說,讓他感觸最深的,是2013年1月1日,尹進良等3位消防員不幸犧牲。“那幾天,我正對他們進行技能培訓,突然就聽到他們犧牲的消息,第一次感覺死亡原來離自己這么近……”說著,程本看著窗外,眼眶里閃出了淚花。

  25分鐘后,我們抵達火災現場。程本迅速把思緒拉回,帶著隊員沖向火場。此時,室外氣溫已達36℃。

  經初步了解,起火房間為單層家庭作坊,約30平方米,里面堆放約兩噸工業甲醇。余杭區消防救援大隊已派出3個中隊進行救援,特勤大隊也派出專業力量前往支援。

  跟著程本一起,我們來到距離起火房間10米遠的地方,溫度計顯示,此處氣溫已超過65℃,僅過5分鐘,穿著T恤的我們全身已被汗水濕透。

  “甲醇起火不能用水,不然會越燒越大。”見到有居民拿來一桶桶水準備往里潑,程本及時制止,并讓他們轉移到安全地帶,“有我們在,你們就放心吧!”

  接著,程本指揮隊員們拉好泡沫槍,對準著火點。一陣陣工業甲醇混搭著塑料燃燒的異味,不斷從火場傳出。幾分鐘,我們就被熏得睜不開眼,而程本一直盯著前方,指揮隊員們滅火。他的汗水像雨點一樣,從臉上滴灑下來。

  1個半小時后,火勢得到控制,火場外的氣溫,也降到了50℃。程本脫下戰斗服,潑出里面的汗水,“嘩啦啦”地灑了一地。

  “甲醇是危險化學品,火勢蔓延非常快,周邊又住著大量居民,非常危險。”回去的路上,程本說,他所歷經的消防救援中,危化品事故撲滅難度和危險最大。比如,2016年12月12日,杭州朝陽輪胎廠火災,燃燒的是橡膠制品,高溫、有毒濃煙集聚。“當我們從火場撤下來時,頭發、臉龐,但凡裸露在外邊的身體都被橡膠燃燒后的濃煙熏得漆黑,人好像從黑油鍋里撈出來一般。”

  最讓程本記憶深刻的,則是去年5月20日,蕭山一冷庫發生的大面積氨氣泄漏事件。他回憶道,當時作業區有兩名工人被困,他帶著4名隊員身著厚重的重型防化服,在水槍掩護下深入內部,整整作戰3個多小時,最終將泄漏閥成功封堵。兩名被困人員也在第一時間被成功救出。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些物質對身體或多或少會造成一定影響,但當你真的身處現場時,必須就是逆火而行的那一個。這就是消防人的職責擔當。”

  斗烈日35公斤負重下的奔跑

  “大家都打起精神,現在我們開始水域救援訓練。”下午3時,剛回到隊里,還來不及擦把汗,程本便把所有隊員叫到了一起。

  “水域訓練會涼快一點吧?”看著全身是汗的隊員們,我們有點慶幸地問了一句。

  “穿上訓練服感受一下吧。”程本笑著從柜子里拿出了水域救援的訓練服。10公斤的衣服,密不透氣,還沒有穿一半,我就感覺悶熱無比,再戴上頭盔,很快全身是汗。

  “跳進水里,你可能會涼快一些,但我們救援練習的大部分時間是在船上的。”程本笑著說。接下來的1個小時,他帶著隊員們在附近的小河里進行了翻船自救、救生圈徒手救人等項目的訓練。

  剛從水上出來,程本和隊員們又一起參加繩索訓練。見我們有點好奇,他邀請我們體驗一下繩索攀爬。

  第一次接觸繩索攀爬的我們,感到頗為不適。在程本的指導下,我們花了兩分鐘才穿上救生設備,但往上攀爬卻十分費勁。一腳踩下去,繩子就不友好地晃了好幾下,平復一下情緒,再往上爬,發現繩子晃得越發厲害。好不容易爬了1米多,用了近1分鐘。而和我們一起攀爬的程本,此時已經在15米的高空了。

  “對于我們來說,時間就是生命,必須分秒必爭!”程本說,“每次在救援現場,聽到有人痛苦地喊著‘救命!救命’,我恨不得立即將他們救出來。”

  為了保持良好的體能和技能,程本和所有隊員一樣,每天堅持大量的體能訓練。自以為體能還不錯的我們,提出和程本一起體驗一下負重登樓。然而,背上35公斤的裝備,沉重的壓迫感就已襲來。1分鐘時間,我們僅抵達5層,氣喘吁吁,腳上也感覺像灌了鉛一樣。而此時,程本已在10樓等我們了。

  “這樣的訓練,我每天至少要進行5次以上。”程本說,長期刻苦不間斷的訓練,不僅讓他保持著良好體能,也讓他的救援技能不斷提升。“我記得有一次,杭州下城區一幢居民樓7樓,一位中年婦女因家庭不和意欲跳樓。當時救援位置不理想,僵持了4個小時,婦女漸漸體力不支。在趁其親屬送上礦泉水、婦女扭頭的一剎那,我一個虎跳,飛身翻過高墻,頭朝下,左手勾住墻頭,右手凌空死死抓住那婦女,穩穩將其控制住。”

  “這段視頻你們在網上還能找到,可帥了。”這時,隊員陳炎上來插了句話。

  “其實當時我并沒有十足的把握,如果力量和方向控制有一點不對,就是兩個人一起墜樓。做消防工作就是和死神賽跑,你動作快一點,技能強一點,就能將人從生死邊緣救回來。”見隊員們紛紛圍上來聽自己講救援經歷,他也趁機鼓勵大家認真訓練,寧可平時多流汗,不愿救災時流血。

  2018年9月初,杭州特勤被列入國家地震救援專業隊成員。憑借汶川大地震救援等任務經驗,程本制定了《國家地震救援浙江大隊重型搜救二隊組建方案》,利用轄區拆遷住宅開展破拆、支撐、繩索等6大科目實地訓練,大家的救援水平有了很大提升。

  送清涼群眾眼中的貼心人

  下午5時,溫度漸漸降了下來,程本又帶著隊員們走出大門,在附近小區進行跑步訓練。年輕人矯健的步伐,成了小區里一道亮麗的風景。

  在跑步過程中,消防員們還有另一個任務,就是一路走訪獨居老人,順便幫居民解決些問題。我們和程本一起,先來到彭埠街道云峰社區71歲高定英老人的家中。

  “高大媽,昨天休息得還好嗎?”敲開高定英的門,程本熱情地打著招呼。

  高大媽55平方米的房子,剛剛被一把火燒得一片狼藉。老人坐在小椅子上,一臉沮喪地呢喃:“我怎么這么糊涂啊!”

  火災發生在7月21日上午9時30分許,當時家住8樓的高大媽在家點了香和蠟燭,自己卻走開了,掉落的香灰點著一旁的可燃物,造成了火災。接到火警,程本帶著隊員們迅速前往現場,不到半小時,火災被完全撲滅,現場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聽說家中起火,高大媽趕緊跑回家,見到火勢已被消防員控制,她才稍安下心,不過看到小伙子們滿身大汗的樣子,她既心疼又內疚:“都是我闖的禍……”

  “大媽,你就不要再難過了,人沒事就好,以后可要注意,家中用火,人千萬不能走開。”程本打開一瓶水給高大媽遞上,不斷地寬慰她。

  “回去后,我心里就一直惦記著高大媽,這幾天她的生活一定很不方便,我想我應該多幫幫她。”程本說著,幫高大媽檢查了家中電器的電路,并試了試空調的效果。

  程本的登門看望讓高大媽非常感動。她說:“你放心,我會好好地生活,今后一定注意消防安全。”

  “您今后就是我們‘敲門行動’的服務對象,有什么需要的盡管和我們說,我們也會經常來看您!”離開前,程本給高大媽送上一張聯系卡,上面留著他的手機號。

  接下來,程本又帶著我們走訪了5戶獨居老人,并“順便”幫兩戶家庭疏通了下水道,幫一戶家庭抓了老鼠。每當看到消防員,居民們都會情不自禁豎起大拇指,有的還會主動送上水和飲料。

  “除了滅火救援,我們有一大部分的工作是為群眾排憂解難。比如,現在這個季節最多的就是幫助各個小區捅馬蜂窩,還有就是抓蛇。當然還有幫助群眾開門、取戒指。好多群眾都說,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消防做不到的。”程本說,四川涼山木里“3·30”森林火災31名烈士犧牲的消息,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也讓消防指戰員群體受到更大關注,“我們中隊也收到過群眾送來的飲料和水果。可以說,這是最真摯的魚水深情,是對我們隊伍的最高贊譽,也是我們繼續前進的動力。”

標簽:編輯:毛寧
重庆时时在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