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好用 但別“上頭”

發布時間:2019-07-31 09:18:11 來源: 浙江在線 錢振霄

  近日公開的《杭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杭州市加強住宅小區物業綜合管理三年行動計劃(2019—2021年)的通知》中,關于加強小區業主信用管理的措施引發多方關注,各種聲音也隨之而來,主要集中于征信體系的引入是否合適。

  公告針對加強物業管理提出了系統的措施,而對業主的信用管理僅僅是其中的一個環節。這一環節之所以會引起不同的聲音,正是由于征信體系的特殊性,決定了它既有天然的震懾力,但又不能作為解決問題的萬能藥。

  前陣子有地方提出繳不繳水電費要與個人征信掛鉤,也有地方把闖紅燈等不文明行為納入個人征信報告,甚至連丟錯垃圾都可能影響個人征信。哪怕措施本身的出發點是好的,卻都無一例外地遭到了輿論的質疑。公眾擔心,過于武斷的行為會導致矯枉過正,給信用社會變相抹黑。

  公認的說法是,征信體系適用于一些是非分明的事。比如高鐵不文明乘車行為因為造成安全隱患等,必須得到征信記錄方面的懲戒;又如信貸業務,如果逾期還款,除了產生高額利息,同樣會留下征信污點。在征信體系更為嚴格的今天,引入征信體系本質上是為了讓失信者寸步難行,但很難認定什么樣的行為屬于失信的范疇。

  過于泛化地將個人行為與征信體系掛鉤,非但不能起到該有的震懾,反而會引起民意強烈的反彈。如果今天有人沒有繳納物業費,就不能直接認定這是故意不繳物業費,背后的原因既可能是業主一時疏忽,也可能是信息傳達不到位,還有可能是一些小區物業費收取行為本身就存在不合理之處,得不到業主的認可。而對如此復雜的情況,不分析原因就直接拿個人信用埋單,無疑是令很多人反感的。

  把拒繳物業費同個人征信掛鉤,杭州不是第一個作此嘗試的。早在幾年前,一些地方的兩會上就有人大代表提出過這種方案,實際上也有很多地方確實在跟進落實,只不過力度和標準不盡相同,社會評判結果不一。從這個意義上講,杭州更像是一個謹慎的模仿者:公告其實已經考慮到了業主的利益,不合理收費的物業同樣會受到規則的制裁,納入失信企業黑名單。至少在操作層面,這一相對系統的措施給了業主和物業相對對等的權益,盡管實際上物業可能存在的問題遠遠不止收費標準得不到業主認可那么簡單。

  既然在規范業主行為方面,政府能有拿出征信體系的魄力,那么在規范物業經營管理方面,同樣要有對等的標準和細則加以規范。對收費之外的其他問題,也應在征信體系中加以體現,這樣才能以理服人。不僅如此,對于公告所述的措施,眼下還需要回答的是,怎么去科學、準確地認定“業主不履行合約”這一前提,讓認定結果的權威性與征信體系的厚重性相匹配。

標簽:征信 誠信編輯:毛寧
重庆时时在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