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叔的傘"火了!富陽山村里的非遺油紙傘走紅

發布時間:2019-07-31 09:48:56 來源: 錢江晚報 記者 陳偉斌 文/攝
聞叔和他做的傘。

  “聞叔的傘”火了。但一開始,聞叔自己卻不知道。

  聞叔名叫聞士善,是富陽油紙傘的省級非遺傳承人,中國油紙傘質量標準擬定者。“聞叔的傘”其實是他在短視頻平臺抖音上的賬號,目前由杭州一家專門運營非遺的MCN公司(俗稱的網紅經紀公司)幫著打理。這個賬號不僅給這位非遺傳承人帶來了名氣和網絡流量,更帶來了銷量,只不過,聞叔的產能似乎跟不上了。

  短視頻平臺真的能讓非遺走得更遠更好嗎?對于這個問題,無論是現在忙到胃出血的聞士善還是他背后的運營公司,都還沒有肯定的答案。

  錯過了央視,不想再錯過短視頻

  從大路轉入鄉道,山路蜿蜒曲折。經過半小時山路,被群山環繞的富陽區導嶺村終于映入眼簾。

  如今,年輕人都到山下工作了,依舊生活在這里的多是中老年人,這讓這個小山村顯得越發安靜。

  村頭一條小徑上,晾曬著大大小小紅白相間的幾十把油紙傘半成品。村口的老人們說,順著小徑一直往里走,就是聞士善的家。

  “我們村里,我是第一個裝電話、拉網線的人。2003年,我就用翻譯軟件把中文轉為日語,發到阿里巴巴網站上,那時開始,日本的訂單絡繹不絕。”雖然趕上不少潮流,但聊及過往,聞士善依舊覺得自己還是錯過了太多。最直接的一次,就是2006年拒絕了央視的采訪,“那時我覺得不需要名氣,反正自己的貨都是賣到國外的。”

  于是,作為油紙傘行業的前輩,聞士善把機會讓給了四川一個油紙傘企業,之后對方立即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申遺成功,名利雙收。事后,作為中國油紙傘質量標準擬定者,“墻里開花墻外香”的聞士善油紙傘在2014年才取得省級非遺稱號。

  不過那時,市場對他而言是不飽和的,自己所有的產品熱銷日韓歐美,都不夠賣,所以國內市場他幾乎沒有涉足,“年年覺得到天花板了,年年都突破天花板。”

  聞士善對這塊市場天花板的高度,估計得太低了。

  2018年10月,才24歲的杭州尋古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張建華,在一次非遺活動中找到了聞士善。當時的聞士善雖然也不懂短視頻平臺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答應了眼前這個年輕人的請求——由張建華的MCN公司拍攝聞士善的油紙傘制作工藝并制作成短視頻上網發布,然后做鏈接銷售油紙傘。

  “當時就覺得,借此打打名氣也挺好,也是條新路。”聞士善只是不想再犯錯過央視采訪那樣的失誤。

  于是,廠址沒變,產品沒變,人員沒變。唯一的改變,是一群在潮流最前端沖浪的年輕人,走進那個靜謐小村莊里的油紙傘廠,將鏡頭對準聞士善油紙傘廠里的每一道工序。

  張建華說,一開始他希望將非遺和短視頻結合起來,并沒有盈利訴求,只是覺得這事很有趣,還能幫一些苦于沒有錢賺的非遺手工藝人。另一個叫“奇人匠心”的短視頻賬號,運營著包括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朱炳仁在內的50多位非遺傳承人的作品,機構負責人畢錦華告訴記者,他希望通過這種傳播,帶給非遺傳承人和民間匠人更好的收入。

工人在做傘

  一條短視頻帶來六萬元銷量

  7月18日中午,張建華帶著攝像師又來到了聞士善家里,他們已是這里的常客。進門不久,攝像師一聲不吭地擺弄好設備,跑上跑下地拍攝制傘場景。

  廠子里都是本地女工和老人,廠子成立三十多年來,他們還是第一次被鏡頭如此細致地“掃描”。

  有時候,聞士善也會出鏡,比如上山砍竹、制作傘骨、糊傘面……他就像一副傘架,支撐著“聞叔的傘”的順利運營。

  “一開始我也沒在意,直到有人給我打電話說我在網上火了。”拍攝聞士善制傘的短視頻很快就成為了非遺愛好者和油紙傘愛好者的必看內容,特別是廣東等cosplay比較盛行的地方,很多人開始根據短視頻鏈接下單購買,“原本國外市場的單子都接不過來,現在還要處理國內的單子,訂單已排到明年了。”

  聞士善的這種油紙傘,出廠價幾百元到數千元一把,價格不等。據此前一家短視頻平臺的數據顯示,張建華的視頻幫聞士善在一個月內就轉化了10萬元的銷售額,其中單條視頻的最高轉化在6萬元左右。

  銷量更上一層樓了,可由于工人只有12個,一天最多生產十來把傘,完全不能滿足市場需求,為此聞士善這幾個月甚至忙到胃出血。這是聞士善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卻也是張建華希望看到的——對于力圖通過運營非遺產品短視頻來支撐公司發展的張建華而言,這次嘗試無疑是一支強心針。

  通過運營聞士善的賬號經驗,他還開辟了另一個非遺產品——湖州毛筆。其他的非遺項目,也在籌劃中。

  畢錦華幫著運營的一些非遺或民間手工產品,比起過去,現在銷量確實都好多了。事實上,在如今最熱的快手、抖音等幾個平臺上,像張建華、畢錦華這樣的MCN公司并不少,他們看中的是非遺的潛力。

  這些公司的贏利模式也很簡單——線上售賣,營收分成。

  “過去非遺就是影響當地人,知曉度不高,但通過流行的短視頻,影響可以迅速擴散到全國甚至全世界。”張建華認為,這種方式不僅能給非遺傳承人和他自己帶來經濟效益,也可以更好地傳播非遺文化。

  操之過急可能拔苗助長

  據抖音公布的數據,截至2019年4月,1372項國家級非遺代表項目中,有1214項在抖音平臺上有相關內容的傳播,覆蓋率超過88%。這1214項國家級非遺內容,共產生了超過2400萬條視頻和超過1065億次播放。

  但“短視頻+非遺”,真能讓非遺走得更遠嗎?

  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肖珺曾表示,短視頻與傳統文化的結合將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發展發揮巨大的積極作用,發端于農業文明的傳統文化體系將在網絡社會得以延續。短視頻對傳統文化傳播的當下意義更多表現在三大功能:喚醒、激活、復現。

  身處市場一線的張建華卻明白,僅靠這種模式,捧紅一兩個案例,根本無法在這陣風口上長遠立足,所帶來的紅利很可能是短期的。

  為了找尋非遺傳承人的資源,整個2018年,他就花了大量時間和一些政府部門溝通此事,但非常不順。

  就在采訪當天,兩名來自杭州市非遺保護機構的工作人員也來到聞士善這里,了解聞士善的短視頻之路。

  “之前很多非遺傳承人和商業機構合作,沒合作幾次,這事跟傳承人就沒關系了。”其中一位工作人員說,這樣的合作既不能給傳承人以幫助,也無法真正傳承或推廣非遺。

  看到聞士善目前在短視頻平臺上的表現,對方表示,可以將非遺產品精品化和產品化,出售的產品通過非遺保護中心認證,從而對市場保真,“擴大生產,這樣銷量就可以上去。”

  但聞士善對此心有憂慮,最直接的,就是他廠里的12個工人,跟他一起共事最短的也有10年了,最長的30年,這不是說想擴大產能就能擴大的,“訂單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豎豎招牌幾十年,萬一砸了,可能就幾個月。”

  雖然也很希望聞士善的產能可以提高,但張建華也有同樣的擔心,“很多非遺產品的魅力,就在于其匠心和稀少,一旦流水線式生產,其吸引力可能就沒了。”

  雖然存在問題,但畢錦華很樂觀:“5G普及后,未來的內容溝通方式都會變,這種商業模式潛力很大。”

  張建華的同行們多數都早已走到瓶頸期,“像銅雕工藝美術大師朱炳仁這樣的非遺傳承人,本身就自帶流量,所以他的這條路好走。但絕大部分非遺匠人目前并沒有這樣的資源和底氣,如果操之過急,過于市場化,可能會拔苗助長,那就是好心辦壞事。”

標簽:非遺 油紙傘編輯:毛寧
重庆时时在手机